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法媒记者为恐怖分子张目被驱离 9成网友支持

法媒记者为恐怖分子张目被驱离 9成网友支持

原标题:不给法记者延期获中国民意支持 超9成为外交部决定点赞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26日证实,因未能就其为恐怖主义行径张目的错误言论向中国民众作出严肃道歉,法国《新 观察家》驻京记者郭玉(另译高洁)的记者证不再获准延期。这意味着她必须在12月31日前离开中国。这一被西方媒体解读为“驱逐”的决定引发高度关注。提 前获知消息的法国《新观察家》25日发表声明,指责北京的做法“不可接受”,是“对新闻自由的攻击”。然而,这一做法在中国得到民众压倒性的支持。环球网 的调查结果显示,94%的人认为郭玉是在“为恐怖分子张目”。

11月18日,在巴黎遭到恐怖袭击之后不久、中国政府与民众纷纷对法国致以深切同情的时候,郭玉在《新观察家》上发表题为“巴黎遭恐袭后,中国的声援立场并非没有其他用意”的文章。德国《明镜》周刊报道说,该文章称中国支持法国“有不可告人的动机”,即“要求国际社会一样支持它的 ‘反恐斗争’,即对维吾尔族人的无情镇压”。去年3月,郭玉还在一篇文章中批评新疆反恐,称那里发生的是“军人和警察占领区的起义之举”。

英国广 播公司(BBC)26日报道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当天表示,郭玉11月18日的报道公然为恐怖主义行径、为残忍杀害无辜平民行径张目,引发中国民众的 公愤。郭未能就她为恐怖主义行径张目的错误言论向中国民众作出严肃道歉,已不适合继续留在中国工作。陆慷强调,中国一贯依法保障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 者在华采访报道的合法权益,但决不容忍为恐怖主义张目的自由。

针对此事,环球网发起一项题为“你是否支持驱逐为恐怖分子张目的法国驻华记者”的调查。截 至27日23时,超过21万中国网友参与投票,大大打破环球网调查的参与人数纪录。结果显示,94%的人支持中国外交部的决定。有网友指责郭玉“挑拨中国 民族关系”,也有人批评这名法国记者“持双重标准,连基本的职业道德都没有”。

一名国际法专家27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依据对外国人管理的相关国际惯例,每个国家都可以决定在什么情况下驱逐外国人出境,并认定哪些外国人属于不受欢迎的人。郭玉的行为违背了中国相关准则,中国有权利做出不给予其延期记者证的决定。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6日报道,《新观察家》总编辑克鲁瓦桑多25日称,如果报道与事实有出入,很愿意承认,但该周刊和记者从不会因一个分析道歉。他说,因为冒犯了中国人民被要求公开道歉,这是另一个时代的做法。

新疆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郑亮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郭玉文章中关于新疆社会的表述内容,并没有一手的采访信源支撑,基本是个人的主观看法,与事实不符。他说,郭玉的报道选择性忽略中国恐怖主义威胁的现实存在,明显有违新闻客观性原则。

与《新观察家》的高调不同,多数法国媒体只是转发了法新社的消息。法新社26日报道称,法国外交部25日对郭玉的记者证未获延期表示遗憾,重申全球传媒人可以在任何地方从事记者职业的重要性。法国文化部则表示希望和中国方面保持对话。美国《纽约时报》援引法国驻华使馆一名发言人的话说,法国驻华大使此前会见了中国外交官,表示两国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据法国24小时新闻台26日报道,郭玉抱怨没有得到法国当局的支持,称“很遗憾法国当局没有表示更明确的立场,我到目前为止没有收到任何象征性的支持”。

事实上,在法国媒体关于此事的报道后,郭玉也没有得到多少法国网友的支持,这在西 方媒体不时指责中国的氛围中并不多见。《费加罗报》名为“阿兰”的读者认为,“很正常,谁叫你写了有偏见的报道”。《世界报》的读者“费尔”称,“总用西 方的偏见来给世界提供模式,我们真的是别人的榜样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读者“梯叶里”说,媒体没有绝对权利。为什么在中国的恐怖分子就与法国的不同? 为什么中国政府保护人民不受恐怖分子袭击就被认为是镇压?如果郭玉在法国遭受恐怖袭击后这么写,是有可能被法国政府判刑的。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姚蒙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县级宣传部长为何女多男少?

一个地级市下辖各县区,宣传部长职位,基本上女士不仅能顶半边天,有时男女比例能达到4:6甚至3:7。也因此,如果省、市一级宣传部长由男士担任的话,常委们偶尔开的玩笑之一就是说,“你(宣传部长)的幸福指数比较高。”


钱仁凤的“感谢”重如千钧

一声“感谢”,重如千钧。它提醒我们,严防冤假错案,用制度和责任心去杜绝任何对无辜者的伤害;它倒逼我们,以最大的诚意推进法治进程,让法律的重器有力保护每一个公民;它呼唤我们,更友善地对待我们的亿兆百姓。


想在中国科学诺奖破题之后

最深刻的悲剧,往往就发生在好人之间,大家都想把事情搞好,但最终没有搞好。我们现在仍面临着很多这样的悲剧,那么科研政策的改革将如何走出这悲剧怪圈呢?


你愿意做一枚低社交动物”吗

那些全然否定社交会带来正面价值的人,某种程度上是无可救药的孤独症患者或社交恐惧症患者。而那些明明知道社交的好处仍执意要放弃的,才是真正享受独处乃至于在独处中不再孤独的精神生活家。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