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司马南:将以王林为原型拍大片 想请冯小刚执导

司马南:将以王林为原型拍大片 想请冯小刚执导

▲“所有围绕着王林的人,他们一方面被王林利用,另一方面他们也利用王林,这是一个利益场,各取所需,但对整个社会来说,他们是毒瘤。” 资料图
▲“所有围绕着王林的人,他们一方面被王林利用,另一方面他们也利用王林,这是一个利益场,各取所需,但对整个社会来说,他们是毒瘤。” 资料图

长江新闻:王林曾说,“我用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死你”。他戳过你吗?他和你有无接触?司马南:这事经过媒体的反复报道,这句话差不多已经变成一句调侃,很多人都会开玩笑说“戳死你戳死你”。也很多人问我王林戳你感觉到底怎么样?

王林与我并没有正面交集过,但是间接地过招倒是有。两年多前,马云、李连杰、赵薇他们第N次拜访王林后,王林的知名度陡然上升。有记者问我对这种现象怎么看,我大体做了些分析,惹得王林不高兴了。

当记者到他的府邸采访时,说到司马南,王林便很激动,站起来打了一圈拳,活动了一番,然后把右手食指拇指捏在一块,说“司马南你吃几碗干饭,我发功都能戳死你”。人家既然已经叫板,我就不能不做回应,于是我就认真地做了一番回应。

这就是大家两年前在媒体上看到的。我诚意邀请王林大师到北京来,在严格科学实验的条件下做个实验,别说你几十米之外发功戳死我,即便是几米之外你让我动一动,我都可以改弦更张,承认接受你的特异功能;但如果你非常忙,我也可以登门造访。

王林当然不会接受我的邀请,他不会到北京来,他没有这个勇气。我跟王林便也没有见过面,但有人为了他来找过我,说王林的表演很神奇,在当地很有名望,所以我的评价涉及到王林这样一个正面人物时,希望我慎重。

我把他当做一个说客,当然也不会接受他的主张,王林到底有没特异功能,这是一个科学检验的问题;王林到底有没违法,这是一个依法来进行侦察和判断的问题。

最近有些媒体报道说,王林这两年为他自己的媒体形象不佳而苦恼,希望有人能帮他正名,一把他的对手抓起来,二把自己的形象搞好。所以有些人闻风而动,声称自己在北京有人有靠山有能力,跟某些机构有联系,王林为此花了不少钱。

王林是个读书很少的人,一直生活在乡下,艰苦打拼,童年应该说很不幸。他有利用自己的长处善与人打交道的一面,也有不谙世事、对中国官场规则不熟悉的一面,所以他被别人诈去了钱,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长江新闻:和你之前揭露的“神功大师”相比,王林有什么不同?司马南:在20多年前,我就揭穿过很多神功大师,那个时候他们能耐比王林要大得多,那些人在当时社会上所掀起的波浪,也比王林大得多。于神功大师的队伍来说,王林不过是一条漏网之鱼。

但是王林也有了不起的地方,在一波又一波的大师夭折,或是散落,或是被捕入狱的时候,王林大师却能逃过一劫又一劫,存留下来,并且经营起自己的商业帝国,建立一个政商艺三界的商业平台,吃香的喝辣的,混得风生水起。

王林大师和其他很多大师一样,他们相互之间也是矛盾重重,但只要说到司马南,他们便众志成城,因为司马南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在20多年前,我揭露了包括严新、张宏堡、沈昌、胡万林等在内的许多大师,有些人还服刑。比方说胡万林,连续两次服刑,在一个著名作家的包装下,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所以我很招这些人的嫉恨。

就是这个叫胡万林的大师,我在他手下就曾被非法拘禁过一次,被打了两次,地点分别在河南商丘和陕西的终南山上。

长江新闻:王林现在被抓,媒体也都在揭露他的骗术。你怎么看待他如今的下场?司马南:在我看来,假如王林雇凶杀人,或雇凶是准备教训别人,以至失手、失当导致被害人死亡,王林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掉法律的制裁的。

但是,这些事情眼下司法部门、公安及法院都没有透露信息,所以这事情还比较难判断。甚至邹勇到底是活还是死,媒体绘声绘色讲了很多故事,但是我只能以法院、以公安的说法为准。

有人对陈有西为王林辩护这件事有看法,认为这不过是给一个癌症晚期病人看病,无论如何都是赚钱的,我倒觉得这件事也不能那么看。假如王林雇凶杀人这件事情不能坐实的话,那么如陈有西律师所说,王林这个案件逆袭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的。

所谓逆袭,不是说他一点都不承担法律责任,而是说雇凶杀人这样严重罪名的指控,他可能会逃脱、可能会被轻判。因此王林这件事尽管炒作得很厉害,但在我看来,对于王林,即便我们不能说他是好人,也要讲究以事实为依据。

长江新闻: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政商及演艺界大人物相信王林式的人物?你觉得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司马南:王林那样的杂耍,那样低级的、不入流的魔术表演,为什么会迷惑那么多人?我觉得,王林表演的形式虽然低级原始,但他毕竟有丰富的江湖经验,善于与人打交道,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

人性的弱点有哪些?对贪官来说,拿了不该拿的钱,心里不踏实,希望大师给他进行心理按摩,希望大师用超自然力庇护。王林有没有超自然力,贪官们未必全信,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妨一试。王林无非要钱嘛,对于贪官来说,最不是问题的便是钱,能够拿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对于那些演艺圈的演员,尤其是女演员,王林的作用更不可低估,因为女演员希望找到有钱人出钱包装自己,让别人不敢欺负自己,或是让自己在艺术上有成就,从个人励志的角度来说,这无可厚非。所以王林所编制的这个平台是个交换场。

而对于像马云、李连杰、赵薇这样的人,这样绝对的财富精英、钻石金领,为什么会相信王林的那些东西呢?

在我看来,成功者自有不凡的业绩,有他们了不起的、值得称颂的地方,但他们也保不齐有自己的逻辑短板。比方说马云,他就有神秘主义的倾向。

马云对特异功能或超自然力似乎有特别的追求。在十多年前,或者更早,我刚认识马云时,他就很有兴趣跟我讨论这些问题,不停地追问。他这种顽强的意志力让我很惊异。

从一个人的意志品质来说,马云很顽强,所以他才成为互联网时代的精英。但这种顽强,用到了对那些装神弄鬼的大师的崇拜上,难免就走错路。从人性角度来说,马云是可以理解的,但他被王林利用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长江新闻:既然王林玩的只是杂耍,为什么能逍遥这么几年?司马南:王林表演的这种类似小魔术的所谓特异功能,看完两遍后,有人也能明白大体究竟,为什么不去揭穿,而且有些人还乐此不疲跟着王林混?

道理很简单,刚开始他们可能只是出于好奇之心,后来发现王林认识很多大官和有钱人,于是对生命的敬畏就变成了对金钱、权利、地位的敬畏。所以他们试图在这个平台上换到一些自己渴望的东西。

王林是一个很擅于揣摩心理的人,揣摩贪官心理,揣摩明星心理,揣摩极端富有的人心理,所以他混得很好。

譬如邹勇,他也是个做买卖的,拜了王林为师。如果说刚开始他误以为王林有特异功能,愿意出几百万拜师,且还送他一辆加长车,是因为王林骗术高明,他判断失误。那后来他已经识破了王林,并且敢于和他打官司,即使这样,他还是利用王林的关系和一些官员搭上了勾,并因此发财。

所有围绕着王林的人,他们一方面被王林利用,另一方面他们也利用王林,这是一个利益场,各取所需,但对整个社会来说,他们是毒瘤。

之所以说他们是毒瘤,是因为这些人的发展——他们极快地财富、权利和名声的膨胀,是以剥夺社会其他人所得而实现的,王林的那些奔驰、宝马、路虎等最高档的车,能拉出一队来。他凭什么有那么多钱呢,他创造了什么社会财富?

这些当然是建立在虚构的基础之上,就是诈骗钱财,所以有人说王林犯有诈骗罪。我认为这些是可以提供给法院参考的。

但很遗憾,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当地一直拖着不办,有意不作为。地方政府为什么不作为?我的说法叫做投鼠忌器。

王林是只老鼠,但在瓷器店里打老鼠,那边有景泰蓝,那边有元青花,这边还有一大堆的国家一级文物、二级文物,那些文物打破了怎么办。谁是一级文物二级文物、景泰蓝、元青花呢?当然是指那些和王林合影的、与王林明里暗里有关联的那些大官,也包括那些金主。

一些地方的一把手算是大官了,但这样的官到北京来,骑着自行车上班。对于地方来说,看到王林合影中有那么多大人物,他们当然投鼠忌器。

长江新闻:你觉得有真正的“超自然力”存在吗?司马南:所谓的特异功能,就是超自然力,到目前为止,在世界上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这点。

但是表演的特异功能、传说的特异功能、以讹传讹的所谓特异功能太多。凡是声称自己有超自然力、有特异功能的人,在没有证据证明他的特异功能之前,把他们暂时叫骗子,这对他们的尊严并不是冒犯。

长江新闻:针对王林落网的事,有人在微博说是你在幕后操控,对此你怎么看?司马南:还有人说王林这件事,是我收了邹勇的钱,所以我在幕后操控,要落井下石,把王林置于死地。

第一,我不认识王林,也不认识邹勇,对他们的事情,我只是个局外人,第二,我揭露包括王林在内的这样的神功大师,已经有20多年了,这里面没有任何个人利益的图谋。第三,我没那么大的能量,即便是我有这样的动机,我又如何调动起公检法及整个舆论的力量,来和王林过不去?千万不要高估了我,我没那么大的能量。

所以,这样说的人,如果他有这样的想法,就这么个认识,我可以理解;如果他真相信这事,那么对他的智商是要做些探究的。

长江新闻:吴晓波最近写了一篇文章,似有挺那些与王林合影的人的意思。你怎么看待吴晓波的这篇文章?司马南:那些多年来和王林合作的、合影的,板着面孔一声不吭的、到现在还没表态的大人物,特别是那些一般老百姓看到之后,便下意识地想喊出“首长好”的大人物,他们和王林之间的关系仅仅是好奇看了表演合影一张,还是其中有一些具体的联系,他们对王林精神上的依赖程度究竟怎么样,这都是比较复杂的问题,应当一个一个地具体说,而不能笼而统之地说。

所以这个人写这篇文章,说对那些与王林合影的人,无论是当官的、有钱的,还是演员,揶揄调侃都是不道德的不应该的,这种说法也不是完全没道理;但我觉得这种说法也有漏洞。

比方说作为某些重要部门的主管长官,找王林看病,这件事情用北京的土话说:不好说不好听啊。首先王林是非法行医,其实王林这种低级粗俗形式的迷信,我们这些身居高位的大官请他看病,无神论在哪里?共产党员信马列、不信鬼神的要求体现在哪里?

所以,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说,从无神论和马克思主义同命运来说,如果一个普通老百姓只是好奇、只是想治病,可以理解,但是作为那样一些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这件事就不是那么好理解了——或者是我们努力去理解,但还是很难理解。

长江新闻:在微博中,你说“以大师为原型的电视剧本已改过三稿”。是什么电视剧?已经进入拍摄计划了吗?可否剧透一下?司马南:这部电视剧已经打磨了很长时间。剧本以王林大师的事件为梗概,其中也包括胡万林大师、严新大师、张宏堡大师,还有曹永正大师等原形在内。20多年来,他们在老百姓当中、在生意场上、官场当中叱诧风云。

最近确实改过N遍剧本,这个事儿是个真事儿,但眼下还不方便透露,因为导演还没最终确定。制片方希望能找到类似冯小刚这样的大导,把这个片子导成一部有影响力的大片。

多年来我们所谓的大片最大的问题就是像塑料花,不联系实际生活,网上随便找点段子,攒成个片子,就敢拿到院线去放。

人们渴望大片已经很久了,但中国的大片一直呼之未出,有些人的作品,带个架势,最后在金钱面前还是不得不媚俗,于是拍出的片子也鲜有表扬。

王林大师、曹永正大师等人,他们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好的故事原型,在此基础上略做改动,避开一些不能碰的地方,我相信这个片子会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及现实的震憾力。

拍这样一部片子,钱不是问题,投资者有很多。本子现在越来越成熟了,现在就是怎样和一个有实力的导演合作,达成一个怎样的合作模式。

最近广电总局对于有些节目拼大腕、制作费过低提出了批评,所以这个片子考虑的因素偏多,越是这样,制片方越强调,这个事要稳扎稳打,争取做出一部像样的片子。

王林的事情没有完结,这相当于全民一块参与一个行为秀,扑朔迷离,命运没有落点。这恰恰是很抓人心的,很具有戏剧性的地方。

我可以透露的是,我在片子中扮演了一个角色,并且担任这个片子的顾问。

长江新闻:还有一件我比较好奇的事,也请你原谅我的好奇。网上曾流传一张夸张的照片,一个人好像蹲在墙上,下面有两个人好像是在“扯蛋”。有种说法是那张照片主人公是你,你对此可以回应吗?司马南:网上有很多关于司马南的谣言。你问到的这张照片,有人一直说照片是司马南年轻时练扯蛋功。我已经多次声明,这张照片与我没一毛钱关系,我不敢夺人之美,不敢把别人高强的功夫说成是自己的。我没有拍过那样的照片,也没练过那样的功夫,这不是我,完全是有人恶意的栽赃和造谣。

更多的恶意栽赃和造谣,还包括一些其他谣言,譬如说司马南骂美国,司马南全家移民美国,司马南跑到美国做节目抵毁中国;还有人说司马南挺朝鲜,说中国应向朝鲜学习,等等,这都是一些谣言,都是当年我所揭穿的那些神功大师们在网上有意识散布的谣言。如果你们长江新闻能帮我辟辟谣,我感激不尽。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哪里纳税,户口就应该在哪里

当户口充分放开时,当坚守数千年户籍制度的基本原则户籍跟随纳税时,人们并不会以获得户口为主要价值取向,而首先会以自己的工作、生活为价值取向,哪里适合自己工作、生活就去哪里,并不会失去基本理智,只想着到上海、广州这样地方去颠簸。


马德里地标为何拒被万达推倒

城市的文脉在大拆大建的城建运动中不断趋于断裂。留不住历史的根,没有了文化的魂,城市徒剩华丽的空壳,也失去了它的魅力。更让人无奈的是,尽管社会声嘶力竭地呐喊,但城市的历史文化遗产还是不断在大拆大建中土崩瓦解,不断从城市居民的记忆中消失。


真人秀节目该回到正道上了

在我看来,时下的不少真人秀节目有点偏离了娱乐节目的本质,在某种意义上变成了“闹剧”。嬉闹有余,原创性不够,主要靠购买甚至盗版国外同类节目。有的节目,甚至格调不高,招致公众的不满。真人秀节目不是这个时代不需要,而是我们的节目主办方走偏了路子。


“三省吾身”周本顺

7月24日下午18:10,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意味着,一位现任省委书记落马,这种情况,比较少见。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