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美国人对华好感度骤升 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美国人对华好感度骤升 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标题:美国人对华好感度骤升 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全球知名的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近日发布调查称,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达到53%,近30年来首次超过50%。该公司称,这一高度具有标志性,如今已有占多数的美国民众对中国持正面看法。

据盖洛普观察,尽管近年来美国民众对中国好感度有所上升,但直到2016年,对中国有好感的美国人数量还是在半数以下(44%)。2017年形势明显变化,当年美国民众对中国持正面看法者升至50%。而在今年的最新调查中,这个比例进一步升至53%。

▲1995-2018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调查表(盖洛普咨询公司网站)▲1995-2018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调查表(盖洛普咨询公司网站)

从44%向上爬升至53%,短短几年好感度骤升近10%,盖洛普提到一种可能,或许是因为美国民众对中国经济实力所感到的恐惧有所减少。

无独有偶,2017年4月,美国独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同样发布美国人对华好感度调查,调查显示,超半数美国人把因中国而损失工作岗位视为严重问题,但比例较2015年和2012年的调查都有降低。皮尤认为,这种趋势与美国公众对美国经济越来越乐观是一致的。

精英和大众视角不同

事实上,好感度是一个颇为主观的指标,影响好感度的因素范围也很广泛,经济只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政治、社会、文化领域同样会影响到好感度。甚至一个偶然事件也会影响到好感度。盖洛普此次公布数据提到一个转折,“2017年形势明显变化”。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资料图片:2017年1月20日,美国华盛顿,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的就职典礼举行。 (视觉中国)▲资料图片:2017年1月20日,美国华盛顿,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的就职典礼举行。 (视觉中国)

2017年1月,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由于其众所周知的“美国优先”,这一年的中美关系也经历了若干波折,包括贸易上的分歧增加,“萨德”、南海问题、台湾问题等,都轮番上阵干扰中美关系前行。

今年1月,特朗普又在其上任后的首份国情咨文中把中国、俄罗斯称作是美国的竞争对手。而更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首份《国防战略》报告也公开表示,美国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是俄罗斯与中国。当美国的一些执政者还在以冷战思维看待中国发展之际,缘何美国民众对华好感度发生了转折?


▲资料图片:2018年1月30日,特朗普在美国国会发表就任以来的首次年度国情咨文。▲资料图片:2018年1月30日,特朗普在美国国会发表就任以来的首次年度国情咨文。

中国人民大学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王义桅对此分析说,美国民众对中国好感度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是由于不喜欢特朗普。他说,此次调查的对象是美国民众,民众评价好感度大多基于当下和过去的观感做判断,不会受到太多意识形态左右。这与精英阶层形成反差,精英更多考虑意识形态,强调美国的未来战略,因此在西方也主要是精英在讲“中国威胁”。这次调查更多反映了民众情绪,精英和普通大众的视角还是不一样的。

在王义桅看来,对比过去一年多的美国国内情况,民众在见证枪击案件频发、国家政策走向孤立等事实后,看到中国正在蒸蒸日上,感受到了自身与中国形成的对照。


▲资料图片:2018年2月21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学生游行示威呼吁控枪。(视觉中国)▲资料图片:2018年2月21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学生游行示威呼吁控枪。(视觉中国)

西方焦虑保守,中国自信开放

特朗普政府2017年主打经济、移民、军事安全三张“美国优先”牌,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巴黎气候协定,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提出质疑,拒绝伊朗核协议,结果是疏远了盟友,损耗了自身的国际形象。

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发起成立亚投行,在气候保护问题上采取积极行动,“一带一路”倡议不断开花结果,在亚洲、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各国的公路、发电厂、桥梁、网络和其他项目上投入1万多亿美元以扩大市场。这些都在国际上树立起了中国开放包容与改革者的形象。

▲“一带一路”倡议推动新一轮全球化。(路透社)▲“一带一路”倡议推动新一轮全球化。(路透社)

王义桅说,西方呈现出保守、意识形态导向等面貌,包括民粹泛起、英国脱欧、意大利右翼政党占优等等状况的出现,也都在美国民众心中投下阴影。西方整体信心在下降,但民众与精英看待内外部变化的态度存在不同。美国民众对华好感度在上升,精英却越来越焦虑,这也显示出美国社会的一种分裂。

王义桅认为,面对中国崛起,西方的适应性相较过去肯定已经有所上升,西方能够接受一定程度上的中国话语权增加,毕竟去年的中国经济总量已经是英国、印度、法国等六国的总和,但全面适应中国崛起的过程仍将很漫长。

“西方民众较其精英由于没有意识形态、战略考量等框架限制,适应中国变化的速度会更快一些。精英们对中国表现出不适应、不甘心等反弹也是必然,不过身处不同阶段、居于不同行业的精英也有所不同,比如经济领域往往更快适应变化,战略领域可能就要稍慢一些。”王义桅说。

▲2018新春期间,大型记录片《大国重器》(第二季)在央视财经频道重磅推出。▲2018新春期间,大型记录片《大国重器》(第二季)在央视财经频道重磅推出。

责任编辑:张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亚搏app

发表评论